蛇 百科

广告

你知道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学家赵尔宓吗?

2011-12-06 23:59:46 本文行家:王东庶

中科院院士、国际知名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学家、中国两爬研究领域的先驱和权威:赵尔宓

探秘蛇类王国 (2009.6)

蛇岛之疑

这是位于大连市旅顺口渤海海湾中的一座小岛,距离旅顺港25海里。是大连226个岛屿中的一个。很长时间以来,它一直游离于人们的视线之外。直到20世纪30年代初,一群前往岛上修建灯塔的日本人,惊奇地发现这座看似不起眼的小岛却是蛇类的王国,小岛因此得名“蛇岛”。这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座只生存单一蝮蛇的海岛。
从那之后,关于蛇岛的考察与研究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这也激起了两栖爬行动物学家赵尔宓的兴趣。1979年,远在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的赵尔宓决定前往蛇岛,一探究竟(图1)。


人们之所以将蛇岛上的这种蛇叫作中介腹,源于那群登上这座岛屿的日本人。
赵尔宓:最早发现蛇岛上有这种蛇的是个日本人,叫长谷川秀治。他鉴定岛上的蛇是中介蝮蛇,所以大家都以他为准。
主持人:这也说明当时中国对蛇的分类研究不多?
赵尔宓:过去不多。可能在我以前,还没有人对蛇命名过新种,也没有人研究。
主持人:当时您已经研究了很多蛇,基本上每种蛇的形貌,在您脑子里都很清楚了。
赵尔宓:都认识嘛,所以觉得不像是中介蝮。我就想,到了蛇岛再说吧。

蛇岛面积0.73平方公里。然而,在这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小岛上,却遍布毒蛇。草丛里、密林间、岩石下,到处都有蛇的踪迹。之前有人估算,岛上蛇的数量约为两万条。全部属于剧毒的蝮蛇,人被它咬一口足以致命。因此,在登岛之前,赵尔宓做了充分准备。
赵尔宓:都是全身武装。从脚到头,头上戴帽子,戴眼镜,还戴口罩。     
赵尔宓发现,岛上的蝮蛇长时间地呆在树上,静止时,它们仿佛一根树枝。树皮灰色的躯体使它们不易被辨识出来(图2)。

 

而中介蝮体呈沙黄色,大多栖息在灌木丛或乱石堆中。和中介蝮相比,眼前的蝮蛇有着截然不同的形态特征和生活习性,这令赵尔宓更加深了此前的怀疑。
赵尔宓:不但外形不像,它比中介蝮还粗短一点,它盘踞在树上,上树而且还吃鸟;中介蝮不上树,也很少吃鸟。所以我就更加相信它不是中介蝮。
一周之后,赵尔宓带着从岛上捉住的十几条毒蛇上路了。

                  

捕食之趣

赵尔宓将蛇带回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最后的实验结果和他之前的判断不谋而合:这种生存在蛇岛上的蝮蛇既不同于在国内已经发现的任何一种蝮蛇,更不是之前人们所认为的中介蝮。
1979年,一篇名为《蛇岛蝮是一新种》的论文在《两栖爬行动物研究》杂志上发表。在这篇文章中,赵尔宓将大连蛇岛上独有的这种蛇命名为蛇岛蝮。之后,人们开始用这个新名字称呼这种被误认了40多年的蝮蛇(图3)。

 

在文中,赵尔宓对蛇岛蝮的起源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人们在惊叹于蛇岛奇观的同时,往往会发出这样的疑问。那就是,在这座海中孤岛上,为何会盘踞成千上万条同一种类的蛇,它们究竟来自于何方?赵尔宓认为,蛇岛上的蛇来自于大陆,4亿年前,小岛和大陆尚未分离,同处于海平面以下。在距今约1亿年前的时候,因为海陆的变迁,使得蛇类的栖息地成为海中孤岛。在漫长的岁月中,蛇岛可能经历过多次浩劫。在浩劫中,其它物种纷纷消失,少量的蛇类侥幸生存了下来,成为今天蛇岛蝮蛇的祖先。那么,幸存下来的蝮蛇又是怎样在这座海中孤岛上繁衍至今的呢?赵尔宓观察后发现,与陆地上的蛇具有捕食蜥蜴、老鼠的习惯不同,蛇岛蝮在长期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养成了一种特殊本领。
主持人:蛇岛的蛇好像没有寻找猎物的过程。它就在树上等,如果有鸟过来了,啪,一口就吃了。这跟陆地上的蛇是不一样的。
赵尔宓:对。因为它这个食物是送上门来的。所以蛇岛蝮的活动季节是五、六月份一个时期,再就是九、十月份。夏天不说它夏眠了,至少它是休眠了,夏天它不活动。
主持人:这是什么原因?
赵尔宓:是跟候鸟飞进蛇岛的季节相符合的。
主持人:对,两个季节。候鸟主动送到树枝上来。蛇岛腹身上的花纹和树皮颜色差不多,都是树皮灰,再加上有点褐色的花纹,它盘在树上,像弹簧状盘起来,弯弯曲曲的,小鸟不大注意,就停在树枝上。它像弹簧一样弹出去,一下伸过去把小鸟就(图4)......


赵尔宓:就吞掉了。保存到现在的生物都是经过长期适应、进化,变得跟它的生活方式、它的食物、习性这些,都是符合、适应的。
主持人:这是一个典型的生物进化的过程?
赵尔宓:任何生物都是这样的,只是不同地方的生物它适应的方向不一样而已。这是绝对的。没有这点适应,它就不可能生存下去。

 

蛇类之性

蛇是十分古老的动物,它出现在距今约1.35亿年前的侏罗纪时期。毒蛇的出现,大约也有2500万年的历史。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中有形似于“它”字的符号,据考证,就是今天的“蛇”字(图5)。

 

这是我国关于蛇类最早的文字记载。除此之外,在我国许多古代典籍,如《山海经》、《本草纲目》、《本草拾遗》等书中,都能够发现有关蛇类品种、形态、生理、医药等方面的记述。
然而到了近代,我国的蛇类研究却停滞不前,不仅落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也落后于印度等一些发展中国家。
在某种程度上,赵尔宓的工作填补了我国现代蛇类研究的空白。在赵尔宓家中书架的最上层,整齐地摆满了一排日记本。每本日记的侧脊上都注明了代表野外考察年份的数字。翻开日记,一系列有关蛇类形态、摄食、习性以及运动方式的记载就会映入眼帘。
主持人:蛇是靠它肚子上的鳞片在爬行,是吧?
赵尔宓:靠腹部鳞片和它的肌肉。身体收缩、弯曲。
不同的蛇类有不同的运动方式。大致上可以分为三类:巨型蟒蛇以收紧和放松身体的外围肌肉来向前推进;而大部分蛇类都像眼镜蛇一样,以弯弯曲曲的方式前进;响尾蛇在光滑、炎热的地面上依然行动自如,它以侧边或对角线形式行走,因此,沙土上留下由颈部至尾部的痕迹。
主持人:蛇有好多很有意思的情况,比如蛇吐信子。 
赵尔宓:吐信子是干什么的?一般人认为那是有毒的,我告诉你,蛇虽然有两个鼻孔,但是它的鼻腔里面,没有嗅觉细胞。
主持人:闻不到味道。
赵尔宓:它的嗅觉不在鼻腔里,而是在口腔里面,有两个小孔,进去有两个囊。这两个囊是起嗅觉作用的。
空气中有不同气味的微粒。当蛇感受气味时,先用舌头舔下空气中的气味粒子,再用上颚独有的处理器官过滤。蛇的分叉舌头是一种辅助嗅觉器官,能够令味觉更有立体感。
    蛇在捕食猎物时,先用下颚抵住地面,通过颚骨附近的皮肤探测猎物的振动。然后再吐出舌头,凭借气味锁定猎物的位置。当猎物靠近时,蛇口中的感温细胞能够感应到猎物的热能。这样,从听觉、嗅觉、和感温系统所得来的信息,会通过蛇的大脑汇总。在此过程中,蛇的感温系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赵尔宓:拿摄氏度来说。它感觉的温差是千分之三度。非常灵敏。
主持人:比如说今天的气温是30℃,旁边经过一个人,人的体温是36℃左右。就能感受得到?
赵尔宓:这个温度它就能感受得到。
主持人:它的视觉怎么样?
赵尔宓:它的视觉不灵敏。因为它眼球的晶状体是椭圆形的,不像人类。我们虽然是扁圆形,但收缩能力很强,看近物就凸起来,看远的就扁起来,对吧?自己可以调节。
蛇看近的东西就差一点。它视觉的调节能力很弱。

                   

墨脱之行

赵尔宓对于蛇类的了解,源于他的野外经历。考察与采集是必不可少的功课。赵尔宓的采集生涯开始于1956年,那一年,他26岁,刚刚接触两栖爬行动物的研究。之后,几乎每一年,赵尔宓都会到野外去工作一段时间。
印象最深的是1973年去西藏墨脱的那次考察。
那是一次艰难的远行。在此之前,中国还没有人到西藏进行过大规模的两栖爬行动物采集。当时,墨脱县是全国惟一一个不通车的县。去往墨脱,途中必须翻过5500多米的喜马拉雅山多雄拉山口。
赵尔宓:我们是夏天去,夏天都积满雪的,我们就滑下去。滑到山洼里面,我们学登山队员,拿着刀、铲子,往上劈砍,再一步一步地爬,翻过去,然后再下去,沿着一条江,三天三夜才能到墨脱县。
墨脱县的海拔很低,雅鲁藏布江边只有600米左右。以气候炎热、空气潮湿和物产丰富著称。这里是亚热带气候与西藏其它地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带。
赵尔宓:墨脱有一个西贡湖。那里动物很复杂、很神秘,我们就想去(图6)。

 


在墨脱这个有着“西藏江南”之称的神奇地方,竟然隐藏着众多此前无缘深入了解的新物种。也正是在这次墨脱之行中,赵尔宓发现了西藏独有的8种两栖爬行动物,其中就包括由他所命名的新蛇种“墨脱竹叶青”(图7)。

十年后,一篇有关墨脱考察的文章发表在《北京晚报》和《西藏科技报》上,文章的首句这样写到:“我国西藏地区有没有眼镜王蛇,这是学术界争论不休的问题。而这一疑问却在墨脱之行中揭开了谜底。”这篇文章的作者李胜全。时为成都生物研究所的实习研究员,赵尔宓合作多年的得力助手。
李胜全:我们七月底到墨脱不久。一天一个门巴族的小伙子,发现了一条大蛇。黑黢黢的一大盘,头在中央,一条眼镜王蛇。眼镜王蛇一下就起来了,我一手过去,啪,就把它抓住了。哎呀,抓住以后呀,它就缠到我身上了,腰杆上缠了两圈,尾巴就绕到颈部上来。
在墨脱发现眼镜王蛇,将这一蛇种已知的分布范围向北推移了4个纬度,并成为证实亚热带动物沿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水汽通道向北扩散的有力证据。

蟒山小青龙

中国幅员辽阔,蛇类的分布也极不均匀。青藏高原属于蛇类稀少地区。而在北纬26°以南的大部分地区,蛇类分布则十分密集。在这一地域,有一片被亚热带湿润气候滋润的原始森林,自古就是蛇类天然的栖息地。人们叫它"莽山"。
莽山,处于中国南岭中段,山高谷深,森林苍翠,由于人迹罕至,这里保持了最原始的生命状态。
在莽山,居住着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山地民族——瑶族。先祖流传下来的歌谣中描述,莽山瑶族是伏羲、女蜗的直系后代。伏羲、女蜗是人面蛇身的神仙,瑶族人继承了他们人性的部分;而蛇性被一种叫"小青龙"的蛇继承。传说中这种蛇体形巨大,有一条白色的尾巴。瑶族人认为自己和"小青龙"是一母所生的亲兄弟,因此,将“小青龙”奉为图腾。虽然瑶族世代居住在深山里,但和他们的兄弟却从来没有见过面。
然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小青龙”竟与赵尔宓的名字联系在了一起。
1989年9月的一天,赵尔宓接到了从湖南莽山林管局一位名叫陈远辉的医生打来的电话。
    赵尔宓:他说这里有一条蛇,老乡抓到的,他不认识。他说差不多有两米来长,拳头那么粗,绿色的。我想了半天,没有见过这种蛇,特别是中国还没有那么大的蛇。
1989年10月,陈远辉带着奇蛇从湖南来到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请赵尔宓做鉴定。
赵尔宓:我一看,没有见过。不但中国没有见过,我到外国看的时候,也没有这种蛇。
主持人:您没见过的蛇应该已经很少了?
赵尔宓:应该很少了。书上也没有看到过。
赵尔宓注意到这种蛇的头部两侧有一对凹陷的颊窝,这正是蝰科蝮亚科蛇类独有的特点,美洲的响尾蛇就属于这一亚科。赵尔宓认定眼前的这条蛇是烙铁头蛇的一种,但是在体型、色斑、鳞片数量等重要外形特征方面又与其它已经发表的烙铁头蛇种有着极为明显的不同。
1990年,中国的《四川动物》第一期上,赵尔宓和陈远辉联合署名,向全世界宣布在中国莽山发现了一个新蛇种,赵尔宓将它命名为“莽山烙铁头”,莽山烙铁头的体型可以和蟒蛇媲美,可达两米长。最重可达8.5公斤,同时又有着和眼镜蛇一样的毒性(图8)。


主持人:莽山烙铁头蛇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国际上重视这种蛇,原因是什么?
赵尔宓:就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就这个地方有,它的个子又大,颜色与花纹也不同,世界上没有其它地方有。
莽山烙铁头生活在海拔700米~1100米的阔叶林地带,分布在莽山自然保护区几千公顷的狭小范围内,估计只有几百条。生物界更是有“莽山烙铁头价比熊猫,价比费腹角雉”之说。
 
7月,蛇的繁殖季节。对于莽山烙铁头的发现者陈远辉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带蛇回家了,一切都是那样井然有序。陈远辉已经迎接了近100条莽山烙铁头的出生。
    莽山烙铁头一次产卵14枚~20枚,但孵化率极低。蛇卵呈椭圆形,长径为5厘米~6厘米,短径为3.4厘米~3.8厘米。经过2个月左右的孵化期,蛋里的小蛇开始蠢蠢欲动,整整3天,经过辛苦的挣扎,小蛇终于来到这个世界。刚刚孵出的子蛇只有3.3厘米~4.6厘米的长度,稍有不慎,便会夭折(图9)。 


如此脆弱的物种,如果不立即加以保护,很快就会从地球上消失。
2003年8月,陈远辉准备将一条一岁左右的莽山烙铁头放生。为了怕摔伤小蛇,陈远辉没有像往常一样将蛇甩开,而是慢慢地把它放在草丛里,可是意外发生了。
    赵尔宓:我在沈阳出差,他的女儿晚上来电话:赵伯伯,哭啼啼的,爸爸被毒蛇咬了,躺在床上不能动了。
主持人:这个蛇的毒性怎么样?   
赵尔宓:看来它跟一般的蝰蛇的毒性一样,还是血循毒为主。肿胀、腐烂、或者是出血。
当时的陈远辉并没有立即处理伤口,而是对着新鲜的咬痕拍照。以便作为日后的研究资料(图10)。  

  


陈远辉显然低估了小蛇的毒性,当他处理伤口时,感觉到体力不支。很快,就躺倒在地。他的女儿根据父亲以前的药方寻找草药,为他敷药治疗。
陈远辉在家中昏睡了两天两夜,终于醒来,可是被咬的左手中指上部已经溃烂,无奈只好截去。但伤后的陈远辉依然致力于这种珍稀物种的研究保护。
赵尔宓呼吁应该早日将莽山烙铁头列为具有法律意义的国家重点保护动物,以防止蛇种继续外流。但至今还没有见到正式公布。

20世纪90年代初,赵尔宓开始将自己多年的分类学成果整理成书,并陆续出版。1993年,他与美国动物学家鹰岩合著的《中国两栖爬行动物学》一书出版,第一次系统论述我国661种两栖爬行动物, 2006年,赵尔宓又写出了《中国蛇类》一书,这是第一部全面梳理我国境内已经发现的所有蛇种的个人专著。2001年,赵尔宓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20多年前,赵尔宓教授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文章的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大自然本来就是一个和谐的整体,彼此制约,相互依存。不管缺少谁,这幕宏伟的戏剧都无法开场。人类自信是万物之灵,要懂得每一个角色的作用,才能把这一出戏导演得有声有色、亦庄亦谐。人类啊,你可要仔细思量。

分享:
标签: 赵尔宓 探秘蛇类王国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王东庶儿童时就深深的喜爱蛇这种古老的爬行动物.从2008年7月开始通过网络普及蛇类知识,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蛇对人类,对自然界不可替代的深远意义,让更多的人了解蛇类的相关知识,能和蛇类和谐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