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 百科

广告

人类是否该给蛇留条道?

2014-12-16 00:45:55 本文行家:爱蛇成痴

人类是否该给蛇留条道?广东蛇家族最近新添两成员:福清白环蛇、越南烙铁头福清白环蛇越南烙铁头银环蛇在我省广泛分布,一毫克毒液就能致命。舟山眼镜蛇,华南地区最常见的毒蛇。张亮在与蛇起舞。南岭历来有广东“物种宝库”之称。根据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消息,经过多年的寻找和调查,首次确认在广东境内发现了神秘福清白环蛇和罕见越南烙铁头的身影。至此,广东已有四大珍稀毒蛇亮相,它们大多藏身于南岭山脉,即使在全

人类是否该给蛇留条道?

广东蛇家族最近新添两成员:福清白环蛇、越南烙铁头

福清白环蛇

越南烙铁头

银环蛇在我省广泛分布,一毫克毒液就能致命。

舟山眼镜蛇,华南地区最常见的毒蛇。

张亮在与蛇起舞。

  南岭历来有广东“物种宝库”之称。根据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最新发布的消息,经过多年的寻找和调查,首次确认在广东境内发现了神秘福清白环蛇和罕见越南烙铁头的身影。至此,广东已有四大珍稀毒蛇亮相,它们大多藏身于南岭山脉,即使在全国也比较罕见。

  两种新蛇类的发现,再次证明了南岭作为物种交流绿色廊道的重要性。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专家指出,南岭的生物多样性逐渐下降,蛇类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

蛇语者:

跋山涉水只为与蛇共舞

  而立之年的张亮是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动物生态与恢复团队的助理研究员。走进他的办公室,桌子下、柜子里,总能看到十几条毒蛇的标本,书桌上的爬虫箱中还养着两条毒蛇,让来访者着实感到脊背发凉。但这里却是张亮的“乐园”,凭着多年的蛇类研究,张亮已经成为业内知名的“蛇语者”,仅博客就有近16万的粉丝。

  2009年,国外学者恢复“福清白环蛇”命名的论文引起了张亮的注意。当时,福清白环蛇已知的分布地包括福建、越南等,我国岭南地区唯独少了广东。曾有权威研究发现,广西、越南、广东的爬行类动物的生态相似性系数分别为 76.1 %、72.4 %、64.9 %,张亮初步判断,包括九连山脉、莲花山脉、云开大山等属于南岭山脉的山系中,一些中高海拔的蛇类会沿这些山系分布、扩散,福清白环蛇很可能藏身其中。从此,张亮踏上了凶险的寻蛇之旅。

  去年4月起,张亮所在的团队在胡慧建博士的带领下多次前往南岭、车八岭等山区。其时适逢雨季,也是蛇蛙活动的活跃时节,剧毒的原矛头蝮随时不知道在哪个旮旯冒出来给你“亲密一吻”。有一次情况异常凶险:一个同事趴在地上给福清白环蛇拍照,一条原矛头蝮竟“大胆地”爬到同事的小腿上,所有人都惊呆了……

  多数蛇惧怕人类,因此在寻找时科研人员要在斜坡上翻看满地厚厚的落叶,或者在昏暗的幽谷中搬开又重又滑的石头,一条山谷走下来,着实得花不少体力。但每当发现了蛇,张亮总会“斯文”地把蛇“请”到空旷之地,引导它“摆好姿势”拍张靓照。别看蛇凶猛,他每次“请”蛇却很巧妙:首先他会用蛇夹或者蛇钩轻轻提起蛇的前半身,再用手温柔地托起蛇的后半身,毒蛇没受到伤害,就会“像小猫一般温柔”,甚至在张亮身边“翩翩起舞”。

新发现之一:

珍稀福清白环蛇首现流溪河

  几年下来,张亮所在的调查团队先后在深圳梧桐山森林公园、南岭森林公园、车八岭保护区、天井山林场找到了福清白环蛇的标本。不过更让人惊奇的是,今年端午过后,张亮与郭鹏博士夜探从化流溪河森林公园,竟然在一个排水沟旁发现一条年幼的福清白环蛇!虽然它有旧伤,但却非常精神抖擞,看上去很凶猛,还想咬人。张亮深受鼓舞,在从化展开细致的搜寻,后来,他们又在从化三桠塘幽谷找到一条“少年”福清白环蛇。

  张亮把从车八岭和从化采集回来的3条福清白环蛇幼蛇带回研究所。这三条蛇居然各具性格:车八岭的福清白环蛇一点也不怕生,来到新环境也可以马上无所畏惧地开餐;而来自从化的两条蛇虽然大了一圈,相比之下,却比车八岭的蛇显得更“害羞”和“腼腆”。

  目前,广东境内已经有5个地方发现福清白环蛇的身影,是全国第五个发现这种珍稀蛇类的省份。张亮说,福清白环蛇在广州的成功发现,带出了一种更为大胆的假设:位于广州从化流溪河公园的山脉可能属于九连山脉,是广东南岭山脉的余脉!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可能还会有其他粤北的独特的蛇分布在从化。

  在蛇家族中,福清白环蛇有着独特的个性。都说蛇喜欢吃青蛙,但张亮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这种蛇“不好这一口”!他留意到,福清白环蛇喜欢与铜蜓蜥、中国光蜥、南滑蜥、翠青蛇、锈链腹链蛇等其他小型爬行动物“做邻居”。在室内饲养时发现,福清白环蛇主要捕食铜蜓蜥、壁虎、初生幼鼠、幼蛇等,却不食蛙和鱼类,这其中的原因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越南烙铁头性情凶残。

新发现之二:

越南烙铁头藏身云开大山

  早在1934年,国外学者Bourret就在越南境内发现越南烙铁头的身影,但是此后长达60多年的漫长岁月中,有关越南烙铁头的消息凤毛麟角,学者普遍认为越南烙铁头仅仅分布于越南境内。

  到了2001年,国外学者David在观看保存于上海自然博物馆的动物标本时惊讶地发现,海南师范大学1983年采集于海南的原被鉴定为原矛头蝮的标本搞错了,其真实的名字应该是越南烙铁头。2005年,有报道称,在广西金秀发现了越南烙铁头。

  那么,毗邻越南的南岭山系是否也有分布呢?

  带着疑问,2009年6月,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的专家们走进了信宜市云开山自然保护区,并顺利采集到了一公一母的标本。细看标本,越南烙铁头其貌不扬,蛇的头部呈三角形,并与颈明显区分开来,躯干较粗壮,背上有“城垛型”深色斑块交错排列,尾巴却很短,尾下鳞呈单行,显得并不搭配,是典型的毒蛇。

  对其猎物来说,越南烙铁头性情之凶残比恶魔更甚。

  它属于蝰科,蝰科其他属的毒蛇猎杀成年啮齿类猎物,如小白鼠的时候,大多会“礼让三分”,一般会进行“先攻击,然后释放猎物”的行为。受攻击的猎物在逃生的过程中,半路上就会毒发身亡,蝰科毒蛇尾随而至,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吞噬猎物。但在饲养的条件下,张亮发现,给雌性越南烙铁头喂养小白鼠时,它会迅速咬住小白鼠的肩部,除了注射毒液, 还会利用身体前半部分紧紧缠绕小白鼠,加速其死亡 ,如此“猴急吃食”的猎杀方法在蝰科毒蛇中是很罕见的。

  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目前主要有三种推测:一种看法认为越南烙铁头的毒性并不厉害,得借助缠绕加速猎物死亡;第二种看法认为,越南烙铁头是等待型的捕食者,担心猎物跑了之后再也找不到;第三种原因可能是越南烙铁头怕猎物挣扎得厉害,反而会攻击自身。

反思:

人类是否应该给蛇类留条道?

  经过多年寻觅,最终在广东发现福清白环蛇、越南烙铁头,让人欢喜,但更多的调查结果却让研究者感到担忧。张亮发现,广东的蛇类在一步步萎缩,特别是在快速城市化的背景下,城市周边的乡村逐渐消失,加上随着经济的发展,公路的扩张导致动物栖息地破碎化。很多蛇在穿越公路时被过往车辆碾压致死。

  其实蛇跟人类共同在地球上生活多年。最早的蛇类化石距现在大约有1.3亿年,由无毒蛇进化而来毒蛇则出现得晚得多,其出现的时间不会早于2700万年。但如今已经没有多少蛇可供人类“杀戮”了。目前,全球有2700余种蛇,其中有毒的约是650种。有统计显示,每年被毒蛇咬死的人数超过2万;但每年被人类出于非科学用途屠杀的毒蛇超过80万,2万对80万,毒蛇和人类,谁更危险?这正如犹太作家以撒·辛格所说:“就人类对其他动物的行为而言,人人都是纳粹。” 在我省,蛇类资源也在逐年下降。本地资源已满足不了市场需求, 广东地区所消耗的蛇绝大多数来源于外省和东南亚各国,这是本地蛇类资源开始枯竭的前奏。然而要知道,蛇是食物链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少了蛇,必然导致老鼠为患,整个生态系统将受到严重的影响。

  “我们应该给蛇留条道。”张亮说。他建议改造省内保护区现有的路下涵洞,使其更适合两栖爬行动物作为活动通道使用,从而解决蛇类栖息地破碎化问题。唯有将各个栖息地版块有机联系起来,扩展动物的活动范围和增加栖息地版块的相互交流,才能为广东蛇家族留一片生存之地。


你所不知道的

广东四大珍稀毒蛇

  广东蛇类共计有83种,毒蛇有22种,这当中包括6种海栖蛇类。最珍稀的毒蛇有四种,除越南烙铁头外,另外三种分别是角原矛头蝮、莽山原矛头蝮、眼镜王蛇。

角原矛头蝮

角原矛头蝮

  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专家龚世平等于2009年4月~7月在我省乳源县天井山林区首次采得其标本。此毒蛇毒性不是太强,但有个特点,眼睛上方有一对“迷人”的角,活似龙。

莽山原矛头蝮

莽山原矛头蝮

  原名就是大名鼎鼎的“莽山烙铁头”,别号“小青龙”。此蛇仅分布于湖南莽山和广东韶关乐昌。最大的特点是体形彪悍,体色和苔藓相仿,是我国特有的巨型毒蛇,毒性强烈。

眼镜王蛇

眼镜王蛇

  俗称“过山风”,虽然毒性没银环蛇强,但排毒量大,性情凶猛,以其他蛇类为食,不以“自相残杀为耻”,但是在生态学上,这种行为对种群优化有好处。

  近三十多年来,由于过度捕杀,眼镜王蛇的数量急剧减少,目前已经处于濒危状态。(策划:赵洁/采写:刘幸/图片:华宾琐 提供)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